当今,风渐盛,各种奇葩的茶事表现层出不穷,琢磨起来颇有意思。

 


 

别说民间没有高手。坐在出租车里堵在雾霾中的公路上,心里的烦躁好象窗外此起彼伏的喇叭声。这时,司机师傅拧开手边的保温杯,一股浓郁的茉莉花香瞬间充盈了狭小的车厢。“呵,真香啊,您这喝的四百一斤的吧?”“哪呀,五百多呢,见天儿在外边奔饬,得喝点好的…”一时间,喝的幸福,闻的开心。其实,茶事本身就是可俗可雅,这个天天都发生在城市各个角落的场景,充分诠释了茶的至俗之美。

有一些茶人,他们非常在意茶的品质。树种、工艺、真假、优劣、级别、主泡器、泡茶三要素、水含香、汤感、叶底……各种物理化学名词儿充斥着品茶全过程,那习茶的认真劲儿不亚于科技人员做实验。在茶事中,他们充分体会到了发现之美、执着之美,重拾好奇心,享受到学习的乐趣。在这种修炼般的学习中,思维越发严谨,内心越发清明,可以说尽享茶的理性之美。

 


 

器为茶之父。有些人因为爱茶而喜欢上了林林总总的茶器。手工编织刺绣的铺垫、沉香木的茶盘、工艺精湛的老铁壶、名家制作的紫砂壶、绝版的品茗杯……茶台上琳琅满目,件件精品,奢华得令人啧啧称叹。当然,只有美器还不足,还要有好茶,好的泡茶技术,和对茶对人对事真正的尊重。茶,力行简约;器,崇尚华美,两者配搭,相得益彰。这是茶的奢华之美。

还有些人,着意强调茶事的仪轨和精神内涵。茶事前必先净手、沐浴、更衣、与茶做超时空的交流。神行空灵,言语空泛,心理暗示颇多,至动情处参与者涕泪横流,品茶倒成了言外之事了。此时茶不再是饮品,“茶道”“美学”也都不够确切,倒更像是心理诊疗或行为艺术——只要能让人心灵放空,便也是好。这大概可称之为茶的仪式之美。

 


 

世有万象,茶事亦有百态,孰是孰非,大抵可以用那句流行的网络俗语概括——您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