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酿了一坛葡萄酒,硬要让我尝尝,都道是盛情难却,只得欣然领命了。朋友实在是个热心肠的女子,硬是拉着老公上街买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罐,装得满满一壶,捧在怀中坐在老公的二轮摩托上披着月光送上门来。每天就搁在餐桌上,看着罐明酒红,养眼至极。

 

 

先生每天晚上回家吃饭,总会倒上一杯,美美地喝上几口,而后极力劝唆我与之同品。自己从来是个不沾滴酒之人,这下几经劝唆,再也抵挡不住诱惑。起初,抿上一小口,有点微微的辣,稍带淡淡的甜,眼睛眉头稍稍一皱,一骨碌下去,润了喉,润了肺,但是一口口下去,不消一会儿,便红晕悄悄爬上脸颊。先生笑话我跟酒无缘,我点头默许。因了父亲没酒量的缘故,所以自认为喝酒没基因,常常不敢碰,因为自己的无能,所以常常对于喝酒的女人有种仰慕之情。

 

 

俗话说,“女人一般不喝酒,喝酒的女人不一般”。想想这话还是颇有味道。

见过几个特能喝酒的女子。学校便有一巾帼英雄。大家都送她一美名“阳光酒妹”。确实,她诚如阳光一般温暖宜人,灿烂的笑,做起事来干脆利落,这种豪爽劲头无人能及。这要一高兴起来,能一杯接着一杯地白酒下肚,连男人也怕她几分。偶尔同事们聚餐,男同胞喜欢搞点小气氛,便三三两两地跑来敬酒。每每这时,我们便一致推选她为代表,这道是“酒妹”一出场,一个顶俩。直吓得那些酒量算不上咋的同事再也不敢招摇撞市。看,这就是喝酒的女人,一身豪气,该出手时就出手,自有一番好胆量,真正是女儿心,男人胆。

 

 

舅妈是个远近闻名的厨子,这要一进腊月天,或者正月里的话,基本是天天忙个没停。烧起菜来咸淡拿捏得恰到好处,看相好,营养好。这每每一忙下来,常常累得直不起腰来。等到一切完毕后,舅妈喜欢喝上一两白酒,这抿上一小口,撮上一口自己做的菜,仿佛浑身的疲惫劲也消失殆尽。都是酒是个好东西,这不,白酒微微的辣,将这疲惫常常一扫而光。这喝酒的女人不一般,再多的苦和累常常独自扛,一口辣酒下肚,明天依然挺起为了家累弯了的脊梁,毅然撑起半边天。

 

 

曾经在火锅店看见一女子忘情地喝个几杯啤酒。红色的一袭衣服,红色的脸颊,至今仍会在我眼前跳动。不知是因了何事,一杯接着一杯,直到对面的男孩子几经扶她却也站不住脚步,这才作罢。不知是否遇上了难以解锁的烦心事,不知是被迫与眼前的心爱这人分开一段时间。所以,忘我地,陶醉地喝上一回。或许想要借酒消愁吧。眼前喝酒的女人也不一般,食得人间烟火,珍惜人间真情。借酒释放自己的愁绪,醉过哭过伤心过,再一笑而过,淡看庭前花开花又落。

 

 

喝酒的女子是我眼中的一道景。生活中,酒与女人一般很少牵扯在一起。酒,常常是男人的代名词。酒之男人,就像纯真之于孩童,脂粉之于美女一般,缺之不可。高兴时痛饮,忧愁时独酌,痛苦时猛灌。而我以为女人喝酒,也自有一种妙趣。

 

 

无数次幻想过这样的场景,在悠闲的黄昏或者晚上,伴着高雅灵动的轻音乐,一个沉静优雅的女子,穿着黑色长裙,手握透明的高脚玻璃杯,杯中那暗红的液体在微微荡漾。女子眼波流动,朱唇微启,似真似幻,若有所思。有一点深邃,有一点慵懒,有一点妩媚,有一点婉约,眼前这景不恰似这杯中酒让人心动么?

 

 

在那些特别的节日或者纪念日子里,夫妻二人相向而坐,各执一杯,轻轻相碰,浅斟慢饮,往日点滴重现心头,多少令人难以忘记的往事,多少一起携手度过的日子便都荡漾在那暗红色的液体中了。三杯两盏之间,你我又仿若初见。这该是多么温馨的情景!

喝酒的女人,美哉!

 

 

诚然,女人能喝酒,是美事,喝酒的女人也养了别人的眼,但凡事应有度。偶然醉一次未尝不可,有道是“爱过才知情重,醉过才知酒浓”呢。但若一味地放纵与沉溺,那便会煞了风景,坏了生活的情趣,美事倒也成了麻烦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