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 年发现的晴隆种化石,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唯一茶种化石,标志着贵州的茶树历史至少在100万年以上。贵州现有各类茶树品种资源600余种,是我国茶树品种资源最丰富的省份之一,尤其是湄潭苔茶和石阡苔茶两个品种,是中国茶树品种的优良品种。同时,贵州是茶树和茶业的故乡,明清以来,茶业是贵州省的一大产业。长期以来,各少数民族与茶结下不解之缘,民族茶文化产业经济史与贵州文明史同生共荣。

茶树在地球上已生存约6-7千万年,然而大约1.4亿年前地壳发生巨大变化,使贵州高原地貌初现。以后约6千万年左右,地壳运动又一次出现了造山运动,贵州地势受喜马拉雅山强烈抬升的影响,造就了今日贵州西高东低的地势。这两个6千万年绝非偶然巧合。茶树起源于第三纪,从地球史发展看,贵州正是三叠纪时期上升形成的古陆,贵州高原恰恰是全球三叠纪岩溶最完整、最丰富、最集中的地区,卡斯特地貌如此千姿百态,是我国南方诸多茶区所不能比拟的,在这古老的生态良好的带酸性的岩溶地层,分布着无数的高大野生茶树。在中国乃至全球茶区再难找到与贵州相同的地方,古老而美丽的贵州不仅是人类最早居住和最宜居住之地,也是中国和人类不可多得的最适宜种植茶树的宝地。

茶树最先为中国人所发现,茶叶最先由中国人从药用变为饮用。这都是全世界所公认的事实。1824年,勃鲁氏在东印度和缅甸交界处的阿萨姆省沙地耶山区,发现了一株高约13米、经围近1米的大茶树。这位军人就以此为依据,推断茶树原产地在印度,英国植物学家勃勃来克、勃朗、叶卜生以及日本人加藤繁等,紧追其后,大做文章,鼓吹印度是茶叶的原产地。

1919年,荷兰人科恩·司徒,觉得说不过去,便折中地提出个二元论,认为大叶种茶树原产地在中国西藏高原之东的四川、云南以及越南、缅甸、泰国、印度阿萨姆等地;小叶种茶树原产于中国东部及东南部。 1935年,美国人威廉·乌克斯提出多元论,认为茶叶原产于东南亚有野生茶树的各产茶国,包括泰国北部、缅甸东部、越南、中国云南、印度阿萨姆等地。 1974年,英国人艾登认为茶叶原产地既不在中国,也不在印度,而是缅甸的江心坡。为了辨明真伪,世界各国科学家们抱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对茶树的分布、变异、亲缘关系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绝大多数的研究者确认中国是茶树的原产地。1935年,印度茶业委员会组织的科学团,对印度发现的野生大茶树实地科学考察,结果植物学家瓦里茨博士和格里费博士认为勃鲁氏发现的野生的大茶树与从中国传入印度的茶树同属中国茶树的变种。1892年,美国学者瓦尔茨和威尔逊先后撰文阐述茶树原产地在中国的理由。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学者志村桥和桥本实,从细胞遗传学和形态学角度对各国茶区茶树进行全面系统的比较,结果得出结论:茶树原产地在中国云贵高原一带。

我国科学家从茶树的起源和自然分布状况,从地质的变迁以及由此引起的种类变异,无可辩驳地论证了云贵高原是茶树的原产地。经地质学家认定,云贵高原不仅自然景观奇特、地理环境优越,而且没有遭受第四纪冰川的侵袭,许多古老树种得到保存下来,繁衍至今。20世纪以来,我国西南地区不断发现大量野生茶树。在贵州省,从上世纪30年代起,先后发现许多野生大茶树,沿黔东梵净山、佛顶山和黔北赤水河流域的石阡、印江、思南、沿河、安龙、普安、榕江、丹寨、务川等分布。在四川和重庆一些县市,也相继发现不少野生大茶树。特别是在云南勐海的大里山密林里,发现一棵野生大茶树高达32.12米,胸围2.9米,树龄达 1700多年。这是世界上最高最大的野生茶树,类似这样的野生大茶树,在附近还有9棵。而考古学家也在贵州晴隆县菁口乡笋家菁发现了茶种化石,至今仍是世界上发现最早的化石。这块茶籽化石先由贵州省茶科所刘其志初步鉴定,认为从形状上看,很接近该地野生茶树的种子,有明显的种脐,种脐旁边有三个胚胎的印迹,初步认为是化石茶籽,从现场调查该地主要是三叠纪地层,从地球史发展看,该地区是三叠纪时期上升形成的古陆;1988年经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郭双兴研究员和中国科学院贵阳地球物理化学研究所专家等现场勘查调查,初步认为是新生代早第三纪四球茶茶籽化石。茶果实为绿色,每果有种籽1—5粒,茶籽呈褐色,是典型的薄壳类种子,直径1cm左右,半球形或前面楔形,背面圆形。茶籽具有两片肥大的子叶,分开子叶可见胚芽和胚根。子叶含丰富的油脂、淀粉、蛋白质和少量糖,供种子萌发和幼苗出土所需营养。贵州茶籽形状与一般的有所不同,近似油茶籽,是茶树的一种。贵州是茶树的故乡,是茶树的原生地和古老的茶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