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药物,早在西汉司马相如《凡将篇》已经见诸记载。在此后的将近800 年间,茶的保健治疗作用不断见诸记载。本文前已提到,魏晋六朝之间,有几种 专门的药书或食疗记载了茶。其中包括华佗《食论》、壶居士《食忌》、陶弘景《本 草经集注》与《杂录》等书。这些书中,肯定了茶能“益意思”,“令人不眠”, “饮之宜人”等作用。但是茶一直没有在中国的主流本草中单独作为一味药物立 条。陶弘景怀疑《神农本草经》的“苦菜”就是“今茗”,所以限制了他将茶作 为药物单独立条。

唐显庆四年,由苏敬奉敕撰修《新修本草》(即《唐本草》)第一次正 式在中国主流本草中将茶单独立条。这一药条内容比较简单:茗、苦[木荼]茗,味甘、苦,微寒,无毒。主瘘疮,利小便,去疚热渴,令人少睡。春采之。苦[木荼],主下气,消宿食。作饮,加茱萸、葱、姜等.谨按:《尔雅‘释木》云:檟,苦[木荼]。注:树小似栊予。冬生叶,可 煮作羹饮。今呼早采者为茶,晚取者为茗,一名荈,蜀人名之苦[木荼]。生山南汉中山谷。

其中明确了茶的性味、功用。特别强调了 “作饮”,也就是用作饮料。其功 用中,“利小便,去痰热渴,令人少睡”,“下气,消宿食”,也可以作为保健功能。 乍看起来,《唐本草》作者似乎对茶的总结过于简单,其实不然。从苏敬等辨析 《神农本草经》“苦菜”是否就是茶这个问题上,可以看出他们对茶的研究十分 深入。他们依据“《尔雅丨释草》云:荼,苦菜。《释木》云:檟,苦茶。”得出 结论是:“二物全别,不得为例。”并考证《神农本草经》“苦菜”实际上是龙葵 (前科植物〉。

《唐本草》正式确立了茶在主流本草中的独立地位,对此后的医药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此后唐‘孟诜《食疗本草》(约成书于713〜739年)记载:“茗叶, 利大肠,去热解痰。煮取汁,用煮粥良。又,茶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当曰 成者良。蒸、捣经宿,用陈故者,即动风发气。”唐’昝殷《食医心镜》也记载 了茶作为饮食物的治疗作用。 其中《食疗本草》确定的茶叶能“利大肠,去热 解痰”、“下气,除好睡,消宿食”,很明显都是从《唐本草》的记载中转引而来。 孟诜也提到茶要“当日成者良。蒸、捣经宿,用陈故者,即动风发气”的服用法, 这大概是不喝过夜茶习俗的最早记载。其它医药书中也有很多使用茶叶治疗疾病 的记载,但那是将茶叶作为药物,因此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之内。

比《唐本草》将茶单立条目更重要的事件是唐^陆羽《茶经》的问世,这是对8世纪以前茶文献及唐代茶法的空前大总结,开启了此后诸多茶书的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