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歌是中国古典诗歌的顶峰,是诗歌史上的黄金时代。按唐代四分法 的分期,初、盛、中、晚各期都名家辈出。诗歌创作几乎遍及社会各个阶层, 《全唐诗》收录的诗人就有两千余家,诗作近五万首,而实际还远不止此数。

初唐时期(618—712年),唐代诗人最初承袭齐梁余风,流行靡丽雅艳的 “宫体”诗。王勃、杨炯、卢照邻、胳宾王和稍后的陈子昂、张若虚等人是这 个时期的杰出代表,他们承汉魏风骨,使唐诗开始由宫廷走向社会,由艳雅转 向现实,由靡靡之音变为清新健康的歌唱。同时期的诗人还有沈佺期、杜审 言。在诗歌的形式上也作了大胆的探索,完备了律体建设,从不同的方面为唐 诗逐渐的发展铺平了道路。这个时期称“初唐四杰”的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他们先后到蜀,把诗歌传人蜀中。

盛唐时期(713—765年),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这一时期出现了两大 诗歌流派和我国诗歌史上的“双子星座”。以王维、孟浩然、储光羲等人为代 表的山水田园诗派,上承陶渊明、谢灵运而别开生面,其诗歌“诗中有画,画 中有诗”。以高适、岑参等人为代表的边塞诗派,诗风刚健,韵味深长,唱出 盛唐强音。李白、杜甫是古今诗坛的“双子星座”。李白诗歌豪放飘逸,史称 “诗仙”,他是地道的巴蜀人。杜甫诗歌号称“诗史”,风格沉郁顿挫,他用诗 歌创作抒发了忧国忧民之心,实录了唐王朝由盛转衰的过程中一系列重大的事 件,最具盛名,连那些优美写景述怀诗,也不忘忧国忧民。杜甫在成都度过了 八年时间。

安史之乱以后,进人中唐时期(766—824年)。经过短期的衰退之后,诗 歌创作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刘长卿、韦应物的山水诗,是王维、孟浩然一 派的继续;卢纶、李益的边塞诗,是高适、岑参一派的余绪。以白居易、元稹 为首的现实主义诗人,倡导了一场新乐府运动。这一时期和元山诗派齐名,诗 风殊趣的是以韩愈、孟郊为代表的诗派。韩孟诗派以才学为本,以议论见长,作诗力避平俗而求生硬奇险,开了后世宋诗的风气。此外还有独具艺术个性的 著名诗人柳宗元、刘禹锡、贾岛和李贺。李贺以其浓丽浪漫的诗风独树一帜,并启迪了晚唐的李商隐。

晚唐(825—907年),随着李唐王朝走向没落,国势衰微,诗歌风格也染 上了浓厚的衰亡感伤色彩。杜牧和李商隐是活跃于晚唐前期的两位成就较高的 诗人,世称“李杜”。杜牧比较主张在文学创作上“以意为主”,反对单纯追求 文章的“文采辞句”,现实性较强。李商隐一生仕途坎坷,但一直关心政治,咏史诗在其诗中占的比重较大。这两位诗人的咏史诗都反映了唐朝走向衰落的 现实,也都流露出个人失意的颓丧情绪。杜牧在艺术上,比较追求“高绝”,不满“奇丽”;李商隐则形成深情婉曲、典雅精工的独特风格,为我国古典诗 歌发展作出了新的贡献。在唐代近三百年历史的四个时期的巴蜀,各时期都有诗歌文学的杰出代 表,有的是外籍入蜀的诗人,如“初唐四杰”、盛唐杜甫等,有的是巴蜀本地 人,如李白等。

唐代由于饮盛行,咏茶诗作也大量产生。唐代的咏茶名家之多,咏茶诗 篇数量之宏富,名诗佳句迭出,不胜枚举。李白的《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 茶》“茗王此中石,玉泉流不歇”;钱起的《与赵莒茶宴》“竹下忘言对紫茶, 全胜羽客醉流霞”;杜甫的《重过何氏王首之三》“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 韦应物的《喜园中茶生》“洁性不可污,为饮涤尘烦”;白居易的《夜闻贾常州 崔湖州茶山境会亭欢宴》“遥闻境会茶山夜,珠翠歌钟俱绕身”;卢仝《走笔谢 孟谏议寄新茶》“唯觉两腋清风习习生”,等等。有的歌颂名茶,有的以茶表现 诗人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文德品格,有的赞美茶的功效,而广为后人传诵。

唐代咏茶诗题材广泛,涉及茶事活动的各个方面,凡歌咏名茶、名泉、采 茶、制茶、烹茶、饮茶、茶具、茶功、茶宴等都有不少佳作。咏名茶诗的如张 文规《湖州贡焙新茶》,白居易《琴茶》,李如惟《龙浊人惠石禀方得困茶》, 郑谷《峡中寿茶》,薛能《蜀州郑使君寄鸟嘴茶,因以赠答八韵》,徐夤《州尚 书惠腊西茶》等' 咏名茶、名泉诗有皮日休《题惠山二首》,陆鲧《茶人》,姚 合《乞新茶》,袁文《茶山寺》,李郢《茶山贡焙歌》等;咏烹茶、饮茶的诗有 刘言史《与孟郊洛水北野泉上煎茶》,杜牧《题禄院》,卢仝《走笔谢谏孟议寄 新茶》等•’咏茶具、茶功的有皮日休、陆龟蒙的《茶籯》,《茶灶》、《茶焙》、 《茶鼎》,徐夤《贡余秘色茶盛》,郑遨《茶诗》等。

唐代咏茶诗体裁多样,有古诗、律诗、绝句、宫词、联句、唱和诗以及宝 塔诗等。古诗有李白《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并序》(五言古诗),卢仝 《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七言古诗)等;律诗有皇甫冉《送陆鸿渐栖霞寺采 茶》(五言律诗),白居易《谢李六郎中寄蜀新茶》(七言律诗),齐已《咏茶二 咏》(五言律诗);绝句有张籍《和韦平州盛山茶岭》(五言绝句),刘禹锡《尝 茶》(七言绝句);宫词有王建《宫词一百首之七》等;唱和诗有皮日休《茶中 杂咏十首》,陆龟家《奉和袭美茶具十咏》等;联句有颜真卿《五言月夜啜茶 联句》等;宝塔诗有元稹《一至七字诗茶》。多种形式的茶诗不仅丰富了我国 诗歌宝库,也为宋元及以后的茶诗起到了示范、赏鉴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