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王禹偁:沃心同直谏,苦口类嘉言

王禹偁(954-1001),北宋初期著名政治家、诗人、散文家。字符之,济州巨野人(今山东省巨野县)。宋太宗年间登进士第,一生三次被贬,曾任左司谏、知制诰、翰林学士。王禹偁出身贫寒,平素喜,多有饮茶诗句,如:《惠山寺留题》、《投柴殿院三十韵》、武平寺留题》、《月波楼咏怀》等。其在描述茶的特性之时,托物拟人,以茶寓意,称茶为 “活心同直谏,苦口类嘉言”,以比喻茶为苦口的良药,就像用意良善的直言规劝、抗言直谏,能够启活人心。

王禹偁在朝廷任翰林学士时,曾得赐极其珍贵的龙凤团茶,其更是舍不得品尝,而是将它拿去孝敬白发母亲,此举在《龙凤茶》诗中得以体现:

样标龙凤号题新,赐得还因作近臣。

烹处岂期商岭水,碾时空想建溪春。

香于九畹芳兰气,圆似三秋皓月轮。

爱惜不尝惟恐尽,除将供养白头亲。

2、范仲淹:众人之浊我可清,千日之醉我可醒

范仲淹(989-1052),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文学家、教育家,世称“范文正公”。苏州吴县人(今江苏州)。宋真宗年间(1015)中进士,后官至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范仲淹在睦州为官时,常与宋代贡茶产地建州人章岷一起斗茶,写下《和章岷从事斗茶歌》:

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冰微开。

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从古栽。

新雷昨夜发何处,家家嬉笑穿云去。

露芽错落一番荣,缀玉含珠散嘉树。

终朝采掇未盈襜,唯求精粹不敢贪。

研膏焙乳有雅制,方中圭兮圆中蟾。

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豪先斗美。

鼎磨云外首山铜,瓶携江上中泠水。

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

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

其间品第胡能欺,十目视而十手指。

胜若登仙不可攀,输同降将无穷耻。

吁嗟天产石上英,论功不愧阶前冥。

众人之浊我可清,千日之醉我可醒。

屈原试与招魂魄,刘伶却得闻雷霆。

卢仝敢不歌, 陆羽须作经。

森然万象中,焉知无茶星。

商山丈人休茹芝,首阳先生休采薇。

长安酒价减百万,成都药市无光辉。

不如仙山一啜好, 泠然便欲乘风飞。

君莫羡花间女郎只斗草,赢得珠玑满斗归。

3、欧阳修:岂知君子有常德,至宝不随时变易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北宋吉安永丰人(今属江西)。在滁洲时自号醉翁,晚年自号六一居士,谥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北宋时期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和诗人。欧阳修平日非常喜欢饮茶,在他官居枢密副使(相当于副宰相)时,为蔡襄的《茶录》写过一篇《龙茶录后序》,文章中写到(白话译文):“茶是天地万物的精华,而小团又是其中精华的精华,她是由蔡襄首创的。宋仁宗对小团特别珍惜,虽为辅相之臣,都不容易得到恩赐。只有一次南郊大礼,致斋之夕,政治局、国务院各四人,共赐一饼,八家平分而归,各得约两钱,不敢碾试,藏以为宝,有佳宾来访,也就是拿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而已。直到嘉祐七年,我在国务院供职二十多年,终于得赐一饼。每次捧在手上把玩,激动得禁不住泪流满面。小团究竟有多么珍贵,由此便可见一斑了。”

欧阳修视龙凤团茶如此之珍贵,自然也极端钟爱,而且在一些赞美诗中可看出他对北苑御茶的采制、烹点似乎也颇有研究。欧阳修的诗中有如:“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茶。”、“我看龙团古苍壁,九龙泉深一百尺。凭君汲井试烹之,不是人间香味色。”

欧阳修退居林下以后尤爱茶,在一首诗里他说:“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饮茶。建溪苦远虽不到,自少尝见闽人夸。”而一讲到茶,他总是念念不忘建茶中的龙凤团,在他的《归田录》里,回忆道:“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小团,凡二十饼重一斤,其价值金二两,然金可有,而茶不可得。每因南郊致斋,中书枢密各赐一饼,……宫人往往缕金花于其上,盖其贵重如此。”由此可见他在临终之际,对稀世珍品的龙凤团茶仍念念不忘,钟情如初。

4、蔡襄:灵泉出地清,嘉卉得天味

蔡襄(1012-1067),字君谟,兴化仙游人(今属福建),宋代著名学者,也是宋代书法大家,是“苏、黄、米、蔡”宋四家之一。而茶襄在茶方面的水平、名声一点也不逊于书法方面。茶襄于庆历七年(1047)任福建路转运使,勤勉于使任,添创了小龙团茶。蔡襄返京以后,因为仁宗皇帝多次向他询问建安贡茶及试点情况,因而撰写了《茶录》上下两篇进呈。上篇论茶,分色、香、味、藏茶、炙茶、碾茶、罗茶、候汤、熁盏、点茶十条,下篇论茶器具,分茶焙、茶笼、砧椎、茶钤、茶碾、茶罗、茶盏、茶匙、汤瓶九条。主要是写建安茶及其烹试方法。《茶录》是宋代现存最早的完整的茶论专著,对宋代茶艺的发展以及以后宋代茶书的写作都有深远的影响。

5、苏轼:要知玉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

苏轼(1036-1101),字子瞻,又字 和仲,叫“东坡居士”,眉州人(今四川眉山)。北宋著文学家、书画家、词人、诗人、美食家。其诗、词、赋、散文、绘画均成就极高,是中国文学艺术史上罕见的全才。在苏轼荣辱相继坎坷颠沛的一生中,一直有茶相伴。睡足后饮茶,一直是苏轼生活的重要内容。在品尝之余,苏轼写下了众多的茶诗词文,如《越州张中舍寿乐堂》、《寄周安孺茶》、《侯鲭录》、《汲江煎茶》等。而在《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芽》中,更是将好茶与佳人作比,极其形象地描绘了好茶源于其内在的品质:

仙山灵草湿行云,洗遍香肌粉未匀。

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武林春。

要知玉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

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

宋代饼茶为了保藏茶叶以及为了使茶饼表面色泽温润,多在茶饼表面刷涂膏油。苏轼以佳人比佳茗,因为佳人之美在于其雪清玉洁的本质,而不可能靠膏油粉籹涂抹而成。此后,有人将苏轼另一首诗中的“欲把西湖比西子”与本诗中的“从来佳茗似佳人”辑成一联,成为茶联中的名联。

此外苏轼还为茶写了一篇拟人化的纪传作品《叶嘉传》,以茶为描摹对象,刻画了一个胸怀大志,资质刚劲,风味恬淡,励志清白的君子形象。

据说大学士苏东坡从川峽回京时,受革新派王安石宰相的委托带-礶中峽水,学士一路赏景到下峽才猛然想起,要船夫逆回已难行,在当地老人“水流三峡,难分好歹”的说辞下,只好从下峡取礶水。

王安石烧水茶开,品了一口,直言不讳地说是下峡水。被怔住的苏学士拱手讨教,王安石说:“这瞿塘水性,出于《水经补注》。上峽水性太急,下太缓,唯中峽缓急相半。此水烹阳羡茶,上峽味浓,下峽味淡,中峽味浓淡之间。今见茶色半晌方起,故知是下峡”。苏东坡深为敬佩,将实情坦然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