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襄才德俊伟光明,堪传华夷。然而,遗憾的是比他晚出25年的大文学家、书画家苏轼却在《荔枝叹》一诗中讥讽蔡襄,以贡小龙团“争新买宠”于皇上有失名士风度。此论并不公平,对蔡襄的形象有巨大的损害,值得一辩,,恢复名誉。

苏轼在《荔枝叹》中,借古讽今,先谴责自东汉至唐,以进贡鲜荔枝博取宫妃欢颜而不得不“十里一置飞尘灰,五里 一堠兵火催”,害得劳动人民“颠坑仆谷相枕藉”,“惊尘溅 血流千载”,进而讽刺当朝大臣丁谓(丁晋公,宋真宗时宰 相)、蔡襄之贡大小团,钱惟演进贡牡丹,取宠于皇上。诗 曰:“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笼加,争新买宠各出意, 今年斗品充官茶。吾君所乏岂此物,致养口体何陋耶!洛阳 相君忠孝家,可怜亦进姚黄花。”苏东坡还自注曰:“大小龙 团始于丁晋公,而成于蔡君谟。欧阳永叔(欧阳修字永叔) 闻君谟进小龙团,惊叹曰:‘君谟,士人也,何作此事耶! ’”

苏东坡通过《荔枝叹》犀利地揭露了帝王的骄奢淫逸, 官吏的献媚买宠,并对因此而深受苦难的人民寄予莫大的同情,这无疑是值得称道的。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对蔡襄的指 责,却只看表象不见本质。用历史发展观加以分析,可以说身 为福建转运使(专为朝廷督办贡品的官吏)的蔡襄督办贡茶、创制小龙团是合情而又合理之举,不该责之太过,对其推动茶叶生产的贡献更应充分肯定。